几年前,TED有个视频,Derek Sivers说:“在一种文化中是正确的,在另一种文化中反过来也是正确的。”在海外生活和工作的这几年里,我亲眼目睹了这一事实。和他人一起工作和讨论文化商时,我经常问自己“文化商真的重要吗?没有常识和社会智商不能成功吗?” 在某种程度上,常识和相当数量的社会智商使得个体在很多跨文化互动中锻炼。但是,这个主题变的相关的地方,就是压力大的地方。我们不再认为在不同时间取向的文化中不再是笑话。并且简单的知道有些人比其他人更直接是不够的。

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变的有文化悟性. 正在变的有文化悟性意思是获得摄取文化的能力,而不是列出不同列表,而是在扩展某人价值观和文化价值的时候,增加价值。在美国出生和长大,我自动地无意识偏见地接触每个文化互动。美国人是梦想家和金钱驱动。大部分美国人的工作是他们的身份,价值和目的。所以,当我在中国做生意时,我遇到了一位我认为”懒惰“ 或者不尊重我的意愿按时完成项目的客户;文化悟性帮助我意识到,也许这个人有不同的文化价值观。他也许是”存在“取向,多于”行动“取向。意识到这些让我尊重这个人并向他学习。这样会影响其它关系,影响认知和影响奖励。

我相信,不论我们是那种文化背景或者我们更喜欢那种文化价值,我们都可以在世界中彼此学习,这样做,我相信作为个人都会成长,并贯穿于我们的组织中。